欢迎光临怀宝门户网站-http://www.bombbolos.com
用户名: 密码: 注册|忘记密码?
 
当前位置:怀宝门户网站>文化>特立独行的羊如何找到方向——读加藤周一《羊之歌》|书评

特立独行的羊如何找到方向——读加藤周一《羊之歌》|书评

2019-12-01 14:36:55 | 发布者:怀宝门户网站 | 热度:1498 
导读: 北京出版社适时推出了加藤周一的随笔集《羊之歌》。《羊之歌》是加藤周一的自传性随笔,1966年10月至1967年12月连载于《朝日期刊》。或许《羊之歌》便是一部“迷羊”的成长史,记录了一只离开了羊群,特

加藤曾在周一评论日本文学时精辟地指出“文学就是思想”。《羊之歌》作为一部散文作品,优雅的写作不仅体现了作者的教育和知识,也凝聚了他对东西方文化艺术的思考和结晶,用“文学就是思想”来形容这部作品是恰当的。

* *个人和时代的历史记忆

2019年周一是日本战后学者兼评论家加藤的100岁生日。北京出版社周一正式发行加藤的散文集《羊之歌》(翁家辉译)。1919年,农历二月,加藤用自己的话说:“主题是《羊之歌》。一方面,我出生在羊年,另一方面,我与羊的温和性格有许多相似之处。”

《羊之歌》是加藤周一的自传体散文,于1966年10月至1967年12月在《朝日日报》连载。第一个故事描述了日本在1945年的战败,而第二个故事集中在战后时期,描述了日本和美国在1960年缔结的一项新的安全条约。对加藤来说,1945年和1960年这两个时间点意义重大。" 1945年秋天,我出发去战后的日本社会."“1960年是我对战后东京生活得出结论的一年,也是我开始余生的一年。”夏目·索塞基在《三郎太》中通过三冢口提出了“迷羊”的概念。也许《羊之歌》是《迷羊》的成长历史。它记录了一只离开羊群并独立的绵羊如何找到自己的前进之路。

加藤星期一和他的羊之歌

加藤称赞周一福泽谕吉和川上肇的自传是日本自传文学的两半,因为两者都重叠了个人的发展史和时代的发展史。《羊之歌》也是如此,它不仅是一部个人的小史,也是一部跨越大正和赵贺两个时代的伟大历史。

* *感受经验和思想的成长历史

加藤曾在周一说过,“人就是人,人就是思想和感觉”。《羊之歌》的第一部分从《祖父的家》开始,到《八月十五日》结束。讲述了加藤从童年到青年的个人成长经历,个人独特经历的形成,知识的积累和积累,以及二战期间思想走向成熟的过程。开头的“祖父的家”让人们想起普鲁斯特《追忆似水年华》第一卷《超越斯旺》中的家庭生活记忆加藤的祖父年轻时去过意大利,精通外语,过着西方生活,喜欢西餐和意大利歌剧。他小时候在祖父影响下的味觉和听觉在加藤的心中建立了一种独特的感官体验,使他感到“西欧给我的第一印象不是他长途旅行后最终到达的异国他乡,而是他长假后回到的家乡。”与祖父家的“外国风味”相反,祖父家在农村,给加藤的童年记忆留下了“土壤的芬芳”。盛大的仪式和婚礼通常在农村举行,而加藤觉得“在所有宴会上,我想我永远都是局外人”。然而,正是在这种环境下,他逐渐从被动的观察者转变为主动的观察者。这种视觉体验也影响加藤用平静的眼神认识西方世界,并在成年后重新发现日本。

十几岁时,加藤周一体弱多病,对世界上所谓的儿童游戏不感兴趣。相反,他“只是享受知识的乐趣,而不寻求回报,没有目的地。”加藤和早熟的同学不能成为知心朋友,而听话的好学生一丝不苟的行为在加藤眼里却是彻头彻尾的滑稽。当我在初中的时候,日本侵略了中国东北三省,学校“没有少教忠诚和爱国主义,但从来没有提到“基本人权”等问题。“回顾初中,加藤坦率地说,在兴趣、性格或世界观方面,没有老师对自己有任何影响。

加藤的父亲是一位正直的医生,对名利漠不关心。他在二楼书房的大部分书架都是德语医学书籍。文艺书籍中只有少数关于和声歌曲的书籍,其中一半以上是《万叶集》的旧注释版本。然而,作为一个“无奈的选择”,“叶晚记”为我打开了想象世界的大门《万叶集》让加藤感受到一些具有音乐特色的东西,体验诗歌文学作品的神秘。毕竟,《叶晚记》是古代文学,在加藤年轻时遇到芥川龙之介的文学之前,无法解决现实生活给他带来的困惑、沉闷和痛苦。芥川尖锐地揭示了20世纪20年代日本现代国家的本质。他后来的作品《矮人的话语》讽刺了像孩子一样的士兵,这给加藤很大的启发所有被奉为神圣的价值观,无论是在学校、家庭还是社会,都无法抵挡芥川龙之介的打击。他们立刻在我眼前崩溃了。“1936年,加藤高中入学考试前夕,陆军分配学校爆发了226起兵变事件。加藤清楚地看到了现实中政治权力的荒谬和残酷,并决心从此远离政治。第二年,战后东京大学校长柳井良雄教授在演讲中看到日本即将走上军国主义道路。作为观众,加藤深受自由精神的影响。2004年,加藤和大江健三郎、小森等其他作家和学者于周一成立了“九条委员会”(玖-Article Council),以维护和平宪法,并反对修改“放弃战争条款”。这表明加藤的立场离政治不远,但他拒绝专制的坏政治,并不赞同它。同时,出于知识分子的良知和责任,他们不怕献身于政治和对和平的希望。

加藤在东京柯尔特高中的三年里,在周一遇到了许多优秀的老师。例如,在夏目漱石的代表作《三郎》中,这个人物的原型被称为“大黑暗”——哲学教授颜元贞、研究日本佛经的德国教授费佐、教授山本明彦,他用柏格森的《形而上学导论》的德文译本授课...值得注意的是,无论加藤是高中还是被东京大学医学系录取,在文学系修完课程,学习了三个月的基本语法后,老师们都直接用原文作为教材进行教学。这种方法不同于目前强调基础语言训练的外语教学。通过阅读和翻译文学、历史和哲学等外语原著,全面提高学生的语言能力、人文知识和批判性思维能力。这不是掌握这门语言的捷径。对于对学习感兴趣的学习者来说,它突破了语言、人文和思想的障碍。这是一次需要艰苦攀登但风景无限的经历。此外,当时并没有“通识教育”的概念,但从加藤周一的教育经历来看,大学提供了宽松的氛围、高质量的知识和思想传递系统,他感兴趣的是“包括感觉和知识在内的整个世界,以及整个结构”,从而打破了学科局限,成为一名知识和洞察力丰富的学者。

加藤周一表示,在大学期间对他影响最深的是法国艺术副教授渡边和雄。他“生活在一个充满丑态的社会,但他从更广阔的世界和历史角度定位自己。”渡边将16世纪视为宗教战争的时代,“这不仅是一个遥远国家的过去,也是日本和日本所在的整个世界的现在。”将来,渡边的一名学生也深受其影响。他用文学反思人类存在的本质,并于1994年获得诺贝尔文学奖。这个学生是大江健三郎。

Kenzaburō

永井荷风

丸山正雄

夏目漱石

加藤在战争期间完成了大学学业,并在没有去战场的情况下作为助手留在东京大学附属医院。他的朋友一个接一个地离开了,其中许多人在战场上失去了年轻的生命,包括加藤在中国和西方的朋友。在高中,中国和西方对当前形势有着清晰的认识。加藤认为,中国和西方之所以在战斗中死去,是因为“权力不能再欺骗他了,所以他用武力迫使他死亡。”加藤在战争中幸存下来,相对平静的生活环境为他提供了冷静思考和对未来的希望的空间。《羊之歌》第一章的最后一章题为“八月十五日”。文章的最后一句是“所以,有希望。我们缺少的是食物。然而,一个人不能仅靠面包生活。”

* *了解西方,发现日本

卡夫卡·盖娜是加藤周一最喜欢的作家之一,国外类似的经历可能是引起共鸣的原因之一。加藤在他的文章《事物、人与社会》中详细叙述了卡法盖娜的经历和思想,并认为1907年在里昂生活的那一年对荷兰风格具有决定性的意义,特别是“感官教育”,即感性的成熟。对于加藤来说,他在欧洲的经历不仅丰富了他的感性,也使他的思想有了很大的飞跃。

加藤的自我报告经历了两个明显的变化。“1945年秋天,我出发去战后的日本社会。1951年秋天,我出发去看西方。这是我一生中的第二次旅行。”在此之前,中村一郎和福山良子合著的《1946-文学评论》一书出版,为日本战后的文学批评带来了新的氛围。加藤于1951年秋天的星期一开始了他为期三年的欧洲之旅。他深刻理解他以前在书中遇到的欧洲文化思想,现在他亲身经历了这些思想。与此同时,我强烈意识到自己是日本人,并与欧洲文化相比较,重新审视了日本文化和传统。

加藤周一住在法国时主要从事巴黎大学医学系的研究工作,但医院和研究室以外的世界无疑更吸引他。在《羊之歌》的续集中,加藤主要描述了他在欧洲的四年中所见到的人、读过的书和旅行过的地方。除了欧洲人和美国人,他还遇到了生活在欧洲的日本人,表达了雕塑家高田侯波的观点,“所谓的文化就是“形式”,所谓的“形式”就是外化的精神。精神只有通过它的外在化,也只有通过这种独特的方法才能实现自己”——共鸣。当他周游世界,看到罗马的风景时,他想出了古今合奏歌曲的风景。听到西方音乐,我不自觉地想起了日本的一太府。我认为西方的义泰府就是法国人所说的chansons。中世纪的音乐让他想起了从镰仓时代流传至今的笛子旋律——加藤的经历不是想家,而是通过相似和不同有意识地反映了曾经熟悉但陌生的日本文化。就像他出国前在《什么是日本文学》中提出的问题一样,什么是日本文化已经成为一个清晰而未解决的话题。

穿越英吉利海峡,踏上英国土地后,加藤惊讶地发现,“我以前从未注意到的与英国有关的各种习惯实际上都是从这个国家进口的”。在与法国青年交流的过程中,他发现自己的文学修养水平有所提高,但国际化是肤浅的。另一方面,另一方的培育以自身历史为中心,纵向深入发展。可以说,文化差异引发了加藤的思考。许多年后,我写了《混合文化》,其中我强调了日本当前形势下的潜在可能性。那时,我想起了我在大学城的经历。”加藤周一的评论集最初名为《混合文化》(Hybrid Culture),在回家后的第二年出版。中文译本于1991年以“日本文化的杂糅”为题出版。为了避免汉语中“杂种”一词的贬义语用色彩,《羊之歌》的汉译被翻译成了一个更加中性的“杂种”。

《日本与现代》

《日落释义》

“裴文化”

与加藤更专业的作品如《日本文学史序言》、《现代日本文明的地位》、《周一艺术精神史调查》相比,“混合文化”的概念简单易懂,为普通读者所熟知。对于十年前出版的这一文化理论,《羊之书》没有具体的章节。思考“混合文化”及其内涵的机会可以在“从外部看日本”和“从事物中学习”等几章中找到。在海上航行六周后,这艘船接近九州海岸。“这可能是我第一次从外面看到日本,恐怕也是我最后一次从外面看到日本。”沿途经过许多城市后,加藤想起了“亚洲的日本”,回国后写了一系列评论文章,探讨日本文化的特点。加藤强调了他在欧洲期间的经历对意识形态转变的重要性。“我在西方的生活改变了我对西方文化的看法,这也意味着我对日本文化的看法将会改变。”他提出现代日本文化是一种“混合文化”。虽然这种观点似乎缺乏新意,但它暗示了日本文化未来发展的可能性,即混合文化作为一种充满活力的文化类型,具有与异质文化融合的活力。当然,加藤周一将中国大陆文化和德国文化视为典型的“纯文化”,这在逻辑上是不精确的。然而,他思考的出发点在于相对论。正如他比较日本文化和西方文化一样,他认为中国大陆文化是“纯种的”,这也是相对于日本文化的一种分类。

与加藤周一类似,战后许多日本学者出国,通过文化差异和碰撞反思日本文化。在《羊之歌》中,加藤批评日本哲学家和津二郎从自然特征中提取的“地方条件”是一个错误的结论。他和津次郎考察了季风、沙漠和牧场类型的当地条件,将日本归类为季风类型,分析了各种类型的当地条件的宗教、哲学、科学和艺术特征,阐明了人类生存与当地条件的关系。加藤周一表示,“在我之前的日本,首先不是自然环境,而是生活在那里的人类的历史”,是一个社会实体。相应地,加藤周一对日本文化的观点与日本政治学家和知识历史学家丸山正雄的观点相似。丸山正雄在《日本的思想》一书中把文化类型分为“竹刷式”和“章鱼壶式”。他认为西方文化起源于古希腊和罗马。虽然在现代学科是分门别类的,但文化在此基础上是相互联系的。日本在近代以后吸收西方文化的同时,各个领域和群体都像章鱼陷阱一样独立,壁垒很深,缺乏横向交流和联系。加藤和丸山有许多共同的话题。他们关于翻译如何影响现代日本的谈话书《翻译与现代日本》也是研究日本文化的必备书目之一。

《羊之歌》以未完成的评论结尾。加藤在日本1960年修订其安全条约后,周一再次改变了主意。日美新安全条约的缔结意味着日本已经结束了它的半占领,战后时期已经结束。对加藤来说,作为一个生活在战后社会的人,他生命的一个阶段结束了。经过多年的思考、观察、阅读、写作和生活在国外,加藤相信,“我已经停止在其他地方寻找生活,我已经尽了最大努力去寻找我现在生活中想要的东西。”

《羊之歌》记录了加藤在周一前半段观察、体验和思考的吉祥电影《羽毛》,这是一位学者和学者的精神成长历程。与此同时,加藤还以自己为样本,深入分析日本知识分子战后是如何成长并保持独立人格的。

《羊之歌》出版后,加藤继续在周一以专栏的形式发表文章,在《朝日新闻》(1980年7月-1983年5月)和《日落释义》(1984年7月-2008年7月)连载《山里人的闲话》,直到他病重住院。这些散文可以被视为《羊之歌》的延续。然而加藤的视角发生了戏剧性的变化:他没有回顾自己的经历,而是把目光转向了外部历史和现实,思考日本的文化和社会,明确呼吁:正视历史,反对战争,反对宪法修正案。例如,在一篇题为《从南京追溯旅顺》(1988年8月23日)的文章中,它尖锐地指出,日本人在纪念广岛原子弹袭击时不愿正视自己作为肇事者的责任,并故意忘记了他们。然而,“从道德上来说,杀害没有抵抗能力的公民是犯罪,这与国籍无关。”加藤试图通过整理周一的历史文献来唤起日本读者对“旅顺大屠杀”的遗忘。他指出,日本政府没有如实告知旅顺或南京的公民,对受害者不负责任。加藤在《宪法、海外军队和国际合作》(1991年11月20日)一文中周一开始明确表示,“根据宪法,军队不能被派往海外”,并明确反对海湾战争后修改宪法和向海外派兵的呼声。今天,他创立的“九个委员会”仍然是维护日本和平宪法的重要力量。可以看出加藤不是一个对周一窗外的事情充耳不闻的学者。他打开了历史与现实的界限,始终冷静思考“日本是什么”的终极命题。

加藤不是一个对周一窗外发生的事情充耳不闻的学者。他打开了历史与现实的界限,始终冷静思考“日本是什么”的终极命题。他创立的“九个委员会”仍然是维护日本和平宪法的重要力量。图为周一大江健三郎(左)和加藤(右)。

2008年12月,加藤周一去世后,《朝日新闻》在其讣告中回顾了这位战后文化巨头:“在知识日益分散的时代,加藤周一从一个罕见的知识视角对日本文化进行了全面回顾,并将它与今天的政治和生活联系起来。”

* *文学是思想

《羊之歌》被誉为“用日语写的最美的散文”。这本书有许多有意义和深刻的章节,值得反复品尝。《高原上的牧歌》的开头写道:

高原上的夏天从布谷鸟的叫声开始。自从我在忻州朱芬村高中度过最后一个暑假以来,我每年七月都在这里听到它的叫声。在浅山脚下的落叶松上,它的叫声传得很远,清澈的空气层层涟漪,反映出周围大自然的宁静。从我到达森林小屋的那一刻起,东京的噪音就从我的世界消失了。汗流浃背、尘土飞扬的训练营、涩谷站熙熙攘攘的人流,以及日落时分水户家二楼的房子,都被我抛在脑后。除了布谷鸟的叫声,还有草坪和火山灰铺成的小径。桦树的树顶在微风中摇摆,指向蓝天。混交林中漂浮着薄雾。远处的西部地平线上还有不可预测的浅山和紫色的巴岳山。这里,巍峨的天空极其蔚蓝,中午的云朵雄伟壮丽,繁星点点的夜空耀眼夺目。(《羊之歌》,112页)

然而,虽然这篇文章充满了田园歌曲的优雅品味,有美丽的风景,隐士和休闲活动,战争仍然给田园投下了沉重的阴影。每次加藤从高原回到东京,他都会以新的面貌重新审视东京。文章的最后一句话是:“为了继续在东京的重新发现之旅,我必须走得更远,回来。”这也预示着他成年后去欧洲旅行和重新理解日本的经历。

《京都花园》以“我经常去京都只是为了看她”开始。然而,文章中对恋人的描述并不多。相反,这是加藤描述的启蒙时刻,令人印象深刻。

一个秋日午后,某禅寺的庭园中,神迹就这样降临到了我的身上。庭园的结构没有任何特别之处,不过用了一个司空见惯的借景手法。它借用东山的斜坡做背景,前景是枯山水,而且,规模不大。但是,庭园里分分秒秒都发生着变化。斜阳的余辉刚刚照亮东山的黄叶,转瞬间又幻化成一片阴翳,枯山水也在顷刻间沉入了灰色的最深处;眼看着太阳出来,光芒万丈,却不料银色的雨点竟有悄无声息地落在白色的沙子上,绿色的点景石如获新生一般,绽放出亮丽的光芒。这是一个庭园,又不是一个庭园。它表情丰富,瞬息万变,有欢喜,有悲伤,有绚烂,有沉郁。所有这一切都被微妙地统一成一种含蓄的“形”——除了“形”之外,大概也没有更好的说法

香港彩购买 甘肃快三投注 上海快3 幸运农场购买 香港六合投注

 我要评论:
Copyright 1998 - 2019 href="http://www.bombbolo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部分资源来自网友上传,如果无意之中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本站,本站将在3个工作日内删除。
Copyright @ 2012-2015 怀宝门户网站 保留所有权利